奮戰嚴冬 | 2019年

發布時間:

2020-02-25

瀏覽量:

0

2019年3月19日早上6點,TCL華星高級副總裁楊安明在華星園區的綠道上晨跑。彼時他剛被任命為TCL華星CFO不滿兩個月。這天,他將第一次主持召開有TCL創始人、董事長李東生出席的TCL華星降本研討大會。楊安明一邊跑,一邊想著怎么給這場會議開頭,畢竟在效率為王的TCL華星,“降本”已不是新詞,無論是材料、生產還是管理方面的成本,似乎都降無可降了。6點30分,低頭沉思的他一抬眼,發現天已大白,園區的路燈卻還沒熄。6點49分,周遭仍然燈火通明。楊安明停下腳步,舉起手機,對著一排路燈按下了拍照鍵。到辦公室后,他打開當天要匯報的ppt,把這張照片插到了第一頁。

??


極致降本


“行業寒冬”像“狼來了”一樣在面板行業叫了多年,在2018年終于成了事實。從2018年9月到2019年9月,一年間,TCL華星主打產品之一32英寸面板的市場價,從52美元降到了30美元,降幅達42%,而同期偏光片等材料的售價非但沒有下降,還上漲了。最糟糕的是,當時TCL華星32英寸面板的成本 比市場價還高。市場環境的巨變,使降本成為TCL華星最重要的工作。

在3月19日當天的會議上,楊安明對著那張照片跟與會人員說:“TCL華星這么多年一直在持續降本,比行業做得優秀。但今年面臨這么大壓力,我們必須下更大力氣去改善。你們看,早上6點49分路燈還亮著,一個園區有多少路燈?如果早一小時關會節省多少電費?再延伸思考一下,我們在工作當中應該還有很多改善空間可以挖掘?!睏畎裁髟跁闲剂宋磥韮蓚€月32英寸面板的降本目標:降11%。很多人一聽,都覺得兩個月內降本11%沒有可能,但行業艱難又是現實,于是只能硬著頭皮去討論。那次討論會,公司大概有60位總監級別的主管參加,他們被分成幾個組,從前端材料、產品設計、生產良率、生產費用、管理費用等方面討論并分享結果?!耙婚_始覺得不可能的事情,一討論發現還是有很多招兒的。當所有人都把眼光聚在一起的時候,事情就有機會做成?!睏畎裁骰貞浾f,會議開完后,成本管理部就跟進業務部門抓落實。到了5月,32英寸面板的成本價果然被大幅壓縮,只比目標高0.5%。3月到5月,降本研討會連續三個月每月開一次,分別以供應鏈、產品和研發為主題,將公司主要經營環節的降本空間持續壓縮。

在降本工作中挑大梁的成本管理部是楊安明來TCL華星后新籌建的。以前公司也有成本管理部,但成本核算的職能分散在各個業務部門。在公司空前的降本壓力下,如果沒有部門專門跟進成本管理的落地,降本將淪為空談。楊安明特別找來兩位公司內頂尖的成本專家領導成本管理部,并幫他們組織團隊。產品成本科科長謝拔翠原先在TCL華星工作過,被公認對產品成本最熟悉,后來因為家在惠州,就回去工作了。不滿30歲的她當時剛生完孩子,對TCL華星也有感情,但丈夫因為小孩年幼,不同意她回深圳工作。楊安明特意在惠州請她丈夫吃飯,做通了家屬的思想工作,最后說服謝拔翠來了深圳。除謝拔翠外,劉吉福、徐偉偉等一眾高手也被納入成本管理部?!皥F隊組成以后就天天跟業務部門一起討論,哪怕只有一絲降本的空間也努力去推,推完了就跟進。所有的事情都以周為單位,這周講的事情下一周落地?!?/span>

壓縮采購成本本來也是個老大難問題,為了動供應商的奶酪,TCL華星今年上了電子招標系統?!拔覀兏陶劦脑?,他們肯定有很多理由,有的還很有道理,甚至還希望能漲點價。上了這個系統后,就不是我找他們談價了,這回是三家供應商一起在系統上出價,彼此看不到價格,但能看到排名?!惫贪雮€小時內在系統上不停改價、充分競爭,最后使相關采購成本降了30%?!?/span>

2019年初,TCL華星定下了28.6億元的降本目標。因為偏光片價格上漲,材料降本的目標沒有完全達到,但其他方面目標均超額完成,基本實現了年初制定的降本總目標。這無疑對TCL華星熬過艱難的2019年大有裨益。


奮戰嚴冬 | 2019年夜幕中奮戰不眠的華星(TCL華星10周年攝影大賽優秀作品,作者:宋天鵬)

?


星曜亮相


對高科技公司來說,寒冬中除了降本過冬,更應在技術上蓄積力量,為迎春做好準備。TCL華星目前在產的產線都以生產液晶屏為主,而到2021年,全球將有近20座8代線以上的液晶屏工廠同時運作,產品將高度同質化。因此,為了避開過度競爭,TCL華星必須盡早布局差異化戰略。

經過細致的技術、成本和市場分析,TCL華星在2019年年初,決定走Mini-LED路線,且采用成本較低的(非晶硅)玻璃基板。做α-Si玻璃基板的Mini-LED屏,TCL華星有自己的先天優勢。一來,TCL華星現有產線就能完成制造,無需采購新的產線;二來,早在4年前,在現任TCL華星副總裁張鑫的帶領下,武漢華星就開始試水中小尺寸Mini-LED產品,積累了一定的研發經驗。但業內一直認為Mini-LED與玻璃基板二者“水火不容”。Mini-LED技術屬電流驅動型技術,對電阻極為敏感,而玻璃驅動的穩定性又不夠。盡管TCL華星內部雜音很多,2019年初啟動的Mini-LED項目還是被按下了快進鍵,年內目標從完成樣品變成了量產。

后來的項目經理肖軍城當時還在武漢做中小尺寸屏,當深圳團隊遇到困難時,他被臨時抽調過來,通過電話跟大家一起迎戰難題?!皠傞_始做出來的樣品連點都點不亮,大家都很沮喪。我那時還沒過來,但我在武漢跟深圳這邊開會時,能感覺到整個團隊士氣非常低落。我跟當時的項目經理提方案時,他直接告訴我行不通,勸我不要浪費時間?!遍_頭一個月,研發團隊幾乎無半點進展,這讓剛從武漢華星調來深圳任研發副總裁的張鑫忍無可忍?!耙婚_始大家都對把驅動做到玻璃上沒信心,我對原來的項目經理說,不要緊,你先把邏輯分析清楚,說說風險在哪里。他繞來繞去講不明白。TFT應該設計成多大、拆分成多少來設計,他也講不清楚,匯報完全沒有邏輯,被我打回去好幾次?!弊詈?,張鑫撤掉了這名項目經理,親自上馬。他從TCL華星內部多個工序臨時抽調十余名年輕骨干組建了新的項目組,成員以90后為主,其中不乏北大、清華、香港科大等名牌高校畢業的博士。一開始,項目開發進度膠著不前,大家眼看著一片片玻璃屏一通電就燒毀,卻束手無策。想到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項目干事徐洪遠至今仍心有余悸。但大家沒有氣餒,而是在SMT工廠蹲點,屏一下線就當場對其性能進行分析,最后發現燒屏現象是部分線路在高溫高濕環境下發生短路所致。項目組為此一遍又一遍地優化線路工藝。慢慢地,燒屏現象消失了,屏幕也從部分點亮進步到全屏點亮,項目組開始重拾信心。

當方向找對了,剩下的就看團隊的執行力了,在很大程度上執行力甚至比創新能力更重要。肖軍城從武漢被調來深圳后,張鑫將項目經理的職責轉給了他。他不敢怠慢,經常帶著團隊一干就干到了半夜兩點?!拔覀兊谝粋€發現了α-Si玻璃可以做Mini-LED基板,但這不代表別人發現不了,TCL華星有的資源別人也有,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搶先把技術和產品推出去?!毙ぼ姵钦f,“如果我們的執行力夠強,別人就跟隨不了。再者,前期的先機和優勢如果被我們占了,別人就算跟隨,產品周期也不可能趕上我們?!?/span>

隨著團隊的信心逐漸樹立,項目組成員們的活力也很快高漲起來。項目組開啟全天候作戰模式,每天都開晨會,部署當天作戰計劃,晚上整理戰情日報。團隊成員隨叫隨到,核心人員取消休假,狀態跟之前完全變了個樣。要恢復信心的除了團隊成員,還有供應商。一開始,因為看不到希望,供應商們經常出現配合不暢。于是,工程師溝通解決不了的問題,張鑫就親自帶著工程師一起登門拜訪。為解決項目遇到的技術難題,張鑫常常跟同事們一起加班到深夜。

當初被視為天方夜譚的Mini-LED樣機,最后竟提前半年成為現實,TCL華星終于創造了全球第一款做在α-Si玻璃基板上的Mini-LED屏。之前業內的Mini-LED屏都以PCB為基板,分區數一般在1000個以內,不能做太高,否則成本就會居高不下。而TCL華星的Mini-LED屏可以做到5000多個分區,“理論上還可以做1萬到10萬個,但根據索尼做過的畫質研究,5000至7000個分區是最佳的,也能把成本很好地控制下來?!睆場握f。TCL華星的Mini-LED屏在HDR亮度上可以做到1000到2000尼特,甚至更高,非常適合做8K。而友商2019年推出的疊屏穿透力太低,OLED又有燒屏現象,都不適合做8K,“總結來說,TCL華星的Mini-LED屏省電又亮又便宜!”張鑫非常自豪地說。

7月樣機一面世,李東生、閆曉林、金旴植等集團和TCL華星領導就被請來觀摩。他們對畫質高度肯定,李東生后來還親自拉上樣機,帶隊到長虹推銷。海信、三星、索尼、華為等關鍵客戶的高層也被請來試看樣機??催^樣機后,他們確定Mini-LED屏在畫質上不輸OLED。8月31日,TCL華星正式將首款75吋8K Mini-LED屏命名為“星曜”,并在深圳召開了公司成立以來首次新品發布會?!靶顷灼痢钡膽c生會幾乎轟動了大半個中國TV圈,不但有中科院院士歐陽鐘燦、平板顯示行業泰斗級專家張百哲教授到場助陣,供應商代表——三安光電總經理林科闖、乾照光電董事長金章育、華燦光電CEO劉榕,以及客戶代表——華為海思顯示領域總經理羅鯤、小米電視部總經理李肖爽、長虹電器副總黃大文等都親臨現場。包括小米、長虹等終端廠商在內的八家單位還現場與TCL華星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產業鏈上下游對“星曜屏”都表示了極大的興趣與信心。官方宣布“星曜屏”將于2020年2月正式量產,但內部人士透露,實際量產時間很可能會提前。


奮戰嚴冬 | 2019年

2019年8月30日,“星曜·綻放即刻之美” TCL華星技術戰略暨新產品發布會在深圳舉行



邁向領先


星曜屏的問世不但為TCL華星在技術和產品上增添了一枚殺手锏,讓研發隊伍在實戰中得到了錘煉,更使整個TCL華星獲得了黃金一樣寶貴的信心?!靶顷灼痢笔荰CL華星推出的首款標準意義上的顛覆性產品。半導體顯示行業發展到今天,三星、友達等雖然仍是全球數一數二的面板企業,但其標桿性質較十年前已經明顯減弱,今后TCL華星無疑將會越來越多地獨自探索新型顯示的技術方向,開發和培養供應鏈。TCL集團CTO、TCL華星首席科學家閆曉林在“星曜屏”發布會上動情地說:“過去,TCL華星做了很多跟隨式創新,尤其在LCD領域,常常把別人已經做成的事,用極致的效率再來一遍。只要是巨頭們沒做成的項目,我們自己首先就乖乖砍掉。但現在,我們已經走向真正的技術創新導向。我們如今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前人在做但沒有做成的。我們明確提出了‘全球技術領先’這個詞,技術不領先,在顯示領域就沒有出頭之日?!睆場卧诮邮躎CL集團內刊《TCL動態》采訪時也說:“我一直告訴研發團隊,不要老是盯著競爭對手,看一個技術他們有沒有。要全球領先就要敢為天下先,就要自己去做。以前我們都跟在三星、友達的后面,人家的產品出來照抄一下。以后要做到讓他們去抄你的,這樣才有成就感?!睆場畏浅UJ同研發團隊的容錯機制,特別是中后臺,“對研發中臺來講,我希望有一定的出錯機率,有失敗你才知道極限在哪里。假如你做10個項目,10個都成功了,顯然就是太保守了。后臺失敗率更是要在一半以上才合理?!?/span>

開放在技術創新中的作用也日益明顯。2019年6月,TCL集團在華星召開了第六屆技術創新大會,這屆大會還有一個“別名”——“TCL第一屆技術合作開放大會”。會上,TCL與香港大學、中科院蘇州納米技術研究所等高校、企業和機構簽訂了7個合作項目,并對外發布了13個合作項目,重點聚焦于量子點材料、印刷顯示等領域的技術難題。同時,TCL還宣布聘請29名一流技術專家為顧問,與業內“大?!睌y手探索新型顯示等領域的“無人區”。閆曉林認為,技術的發展越來越快、越來越復雜,不同技術之間的融合越來越多,TCL要不斷提高技術戰略制定的高度和廣度,構筑技術生態,吸納外部優勢資源為自己的技術戰略服務。相關的戰略項目從立項開始就要充分和世界一流資源和團隊交流合作,利用頂尖高校、企業的資源,更積極地參與到世界級的開放體系中,這樣才能保障戰略項目的成功。

自2009年成立以來,TCL華星在半導體顯示行業已深耕十年,銷售收入年復合增長25%,每年都實現盈利,EBITDA率連續27個季度行業領先。建成和在建的產線共6條,合計投資超過2000億元,形成了大中小全尺寸顯示產品的覆蓋,其中TV面板市占率居全球前三,LTPS手機面板市占率居全球第二。隨著華星t6項目和t7項目建成達產,TCL華星在大尺寸產品上的市占率將提升至全球前三,產能面積占有率高達14%。TCL華星還有望于2020年量產折疊屏,屆時將成為全球首批具有此項能力的面板廠商之一。

為什么區區十年就能讓TCL華星成長為行業舉足輕重的玩家?對這個問題,業內眾說紛紜。有人說TCL華星有TCL自身的智能終端產品作出???,是口含“金鑰匙”出生的;也有人說華星的戰略制定十分務實,同時產線投資穩準狠,很有TCL掌舵人李東生的風格;還有一種基于“政治”“經濟”“文化”三元素的分析也十分值得玩味。這種觀點認為,TCL華星的成功得益于在“政治”、“經濟”和“文化”三要素的配比上設計得非常有效。首先,從“政治”層面來看,TCL華星自成立以來,就在治理結構和利益機制上做好頂層設計。在有政府資本的情況下,TCL華星建立董事會領導下的公司經理負責制,做實董事會和執委會;在利益機制上,TCL華星實行超額利潤激勵,后來增加員工持股并成功轉換為上市公司股票,員工分享公司發展帶來的榮譽和經濟利益。其次,從“經濟”層面來看,TCL華星逆周期投資,順周期投產,一舉獲得初期的成功。后來持續投資形成規模,短短幾年,快速擠占全球前三的行業位置。在商業模式上,堅持滿產滿銷,持續提升產能和良率,運營效率和經營效益持續保持行業領先。再次,從“文化”層面來看,TCL華星推行奮斗者文化,資源和機會向貢獻者傾斜,臺籍、韓籍和陸籍員工融合并形成華星共識,奠定了TCL華星持續輝煌的文化基礎。

2019年,TCL華星發生了很多故事,既有極致降本的艱辛歷程,也有“星曜”亮相的高光時刻。其中,“TCL集團”與“TCL實業”的“分立”也將載入TCL華星史冊。這次以剝離智能終端業務為主要目的的重大資產重組,奠定了半導體顯示及材料業務在TCL集團的主體地位。此次重組雖曾引起輿論嘩然,也引發了深交所的“31問”,但重組方案最終還是高票獲股東大會通過。這是投資者對TCL集團專注于顯示產業的重大決定投下的贊成票,也是人們對TCL華星立志于推動中國半導體顯示成為下一個引領世界發展的重要領域投下的支持票。

從1927年第一臺黑白電視機問世起,人類越來越便捷地通過影像感知世界。1983年,彩色液晶屏的出現,標志著在快速、便捷等基本需求之上,人們開始關注信息傳播載體對真實世界的還原能力和外在美感。進入21世紀以來,隨著互聯網技術的飛速發展,信息傳播進入了新的階段,顯示屏成為人們生活和工作場景中須臾不可分的工具。但迄今為止,在顯示產業近百年的風云變幻中,擁有最多人口和最多信息傳播需求的中國大陸,始終只能作為被動接受者,跟在其他國家和地區身后亦步亦趨。這是不科學的現象,也是中國顯示業者對全世界消費者的失職。在大尺寸、8K超高清及柔性顯示時代,以TCL華星為代表的中國半導體顯示企業不會繼續沉默,也不再滿足于跟隨,他們將主動扛起推動行業跨越式發展的重任,以技術為武器,以生態為依托,為人類貢獻更多精彩的顯示產品。